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爱书屋 >> 盛唐日月 >> 第246章 安西 (下)(超大碗,求月票)

第246章 安西 (下)(超大碗,求月票)

“圣上,别动,别动。”大唐顺天翊圣皇后韦无双拿着一把纯银打造的镊子,在李显身后低声命令,就像一个母亲在命令不听话的孩子,“就一根,臣妾帮你拔下来就好。别动,别转头。”

李显听话地停止了转动脑袋,青灰色的脸上,写满了幸福。他的双腿,已经彻底无法再行走,上半身看起来也愈发肥胖。而因为长时间缺乏运动的缘故,他的两腮和脖颈上,竟有好几层肉褶子出现,一笑起来,整个人就像寺庙里的弥勒。

几根白发被韦无双迅速拔掉,藏进了宫女手里的绸布袋子中。明明感觉到了连续数次疼痛,李显却故意装作毫无察觉,手扶桌案,笑着问道:“好了没有?就一根白发,让它长在那里便是。你每天都要替朕处理那么多奏折,不要把精力都花在朕的头发上。”

“就好,就好!”韦无双迅速拔下了另外几根白发,然后用手轻轻在李显脑后拂动,尽量用黑发将剩下的白发遮盖住,以免被灯光照得分外明显。“马上过年了,奏折上除了歌功颂德的马屁话之外,没什么正经内容,所以臣妾今天一点儿都不忙。”

“又要过年了啊!”李显楞了楞,话语之中,忽然充满了感慨,“今年,过得可真快,几乎一眨眼工夫,就到年底了。朕还记得,年初时候,你跟朕商量裹儿的婚事呢?一转眼,她都嫁了这么久了。裹儿呢,他最近过得好么?”

“当然好,否则就不会连宫都很少进了。”韦后笑了笑,轻轻点头,脸上的欣慰,与寻常人家的父母没啥两样,“武延秀不是个有出息的,但性子却好,处处懂得容让。裹儿跟他,算得上天造地设的一对。”

话说得很轻松,脸上的欣慰也如假包换。然而,有一抹忧虑,却在她眼底若以若现。安乐公主再嫁,是夏天的事情,而她丈夫李显,却将此事记成了年初。

“重茂呢,他最近学业如何?”李显虽然记忆里衰退得厉害,却没忘记关心自己的孩子,提完安乐公主之后,就又提到了最小的皇子李重茂。

“一直很好,臣妾最近跟左右仆射商量了一下,请窦怀贞入东宫,教导他修习《周礼》。”韦无双的眉头皱了皱,继续柔声回应。

最近一段时间里,大部分政务,都是她替李显处理。虽然每天都将她累得筋疲力尽,但是,跟一言九鼎所带来的快乐相比,疲惫所带来的痛苦,简直微不足道。唯一遗憾的是,李显总对册立太子之事,念念不忘。而二人的亲生儿子,又早早死在了武则天之手。

没有的亲生儿子,又拗李显不过。韦无双只能选择年纪只有十五岁的李重茂,来让李显安心。然而,年龄再小的孩子,也终究会长大成人。届时,这个不是她自己亲生的孩子,怎么可能像李显对武则天那样,言听计从?甚至连被撵下皇位都不敢做任何反抗!

“不好,不好!”李显背对着自家妻子,根本没注意到韦无双的表情,沉吟了片刻,忽然轻轻摇头,“窦怀贞学问不错,但性子过于阴柔。我儿理应做盛世明君,窦怀贞不是恰当的少师之选。你改天找个理由,换掉他,换,换……”

合适的人选名字,就在他嘴边上,然而,他却死活都说不出来。反复念叨了好半晌,才又低声补充道:“他虽然不是你亲生,但是,却一直事你如母。少师的人选,你多花些心思。不光学问要好,人的性子也要开朗,须知,言传不如身教。”

“岑羲如何?如果圣上满意,臣妾明天就用岑羲换掉窦怀贞!”韦无双的眉头又轻轻皱了皱,念在自家丈夫是出于一番好心,并且对自己一向鼎力支持的份上,耐着性子询问。

“也不好。岑羲这个人,表面看起来方正,实际上私心极重。本事比起其祖父岑文本来,也差了不止一点半点。重茂的老师,品行,品行必须放在第一,学问放在第二。此外,也应该懂得一些武事,不该光是个柔弱书生。我记得我以前考虑过,是谁来着?哎呀,看我这记性!我,想起来了,张仁愿,是最合适人选!让他当少师,对,无双,换掉窦怀贞,让张仁愿给重茂做老师!”

“圣上,张仁愿眼线正在河套,追杀突厥可汗墨啜呢!”实在受不了李显瞎指挥,韦无双偷偷耸了下肩膀,强压着心中的烦躁提醒。

“对啊,突厥未定,张仁愿那边脱不开身。”李显的脑子,忽然变得清醒了起来。抬起手,拍了自己一下,讪讪摇头,“朕怎么把这事儿给忘了?他回不来,重茂的学业却不能耽误。这样,无双,你干脆让杨綝来辅导重茂吧。杨再思虽然是个老狐狸,但品性不坏,这辈子没主动害过人,并且此人的自保手段也相当了得。重茂跟着他,即便能得三分真传……”

“杨綝病了,据说病得很厉害。”韦后皱着眉头,小声打断,脸上不耐烦的神色已经非常明显。

李显的话,当然没错。可李显对最近朝堂上实际情况的了解,却远不及她清楚。窦怀贞性子阴柔,岑羲人品也不怎么样,可窦怀贞和岑羲两个,却是她的坚定支持者。而其他学问好的臣子,在李显生病这段时间里,却经常联合起来违背她的意思,甚至故意跟她对着干。

至于老狐狸杨綝,表面上谁都不得罪,实际上却最不可掌控。谁都吃不准,这老家伙到底会站在哪一方。更吃不准,这老家伙会在什么时候出招,怎样出招!好在这老家伙已经行将就木,动辄生病,否则,韦无双真的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被此人活活气死!

“杨綝病了,啥时候的事情?”李显的注意力,瞬间从自家小儿子身上转移到中书令杨綝身上,皱着眉头低声追问。

“已经病了有小半个月了吧。冬天冷,他年纪又大,还喜欢啥事都胡乱插手。”韦无双皱着眉头权衡了片刻,耐着性子给出答案,然而,声音里却没有带多少感情。

“派重茂去看望他,或者让裹儿夫妻俩去!”忽然听出了妻子话语里的敷衍之意,李显皱了皱眉,沉声下令,“杨綝辅政多年,几度为相,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如果他病了,你不闻不问,别人会说皇家凉薄!”

“臣妾不是不闻不问,臣妾是忙不过来!”韦无双听得好生委屈,双手抱在胸前,红着脸反驳。

“无双,辛苦你了。”李显楞了楞,主动退让,“我不是指责你,而是,希望在能帮你之时,尽量多帮你一些。我现在这般模样,说不定哪天就该去见父皇了。你的本事不亚于我母后,可你却没有我母后的根基。”

“不,圣上不要这么说自己!臣妾不准你这么说自己!”韦无双听得心中一酸,所有委屈和烦躁,瞬间消失不见。松开紧抱在胸前的双臂,她用手搂住李显的肩部,眼泪顺着两腮滚滚而下,“圣上洪福齐天,这点儿小病,肯定就能治好。臣妾已经派人为圣上在庙里立了长生牌,佛祖会保佑圣上,让圣上尽快好起来!”

“朕的身体,朕自己知道。原本练那个太极拳,还有了几分起色。却不料,两腿忽然失去了力气!”李显抬手拍了拍韦无双的手背,笑着摇头。随即,又叹息着补充,“你别嫌朕烦,朕真的不放心你。你性子太强,俗话说,过强易折,纵是皇家,也不例外。”

韦无双眉头轻皱,然而,念着丈夫身体状况欠佳,并且力排众议支持自己临朝问政的份上,她再度强忍着怨气,低声补充,“既然圣上说了,臣妾这就吩咐裹儿去一趟就是。裹儿最近反正也没啥事情。”

“你不要嫌弃他倚老卖老!”李显看了妻子一眼,幽幽叹气,“如果是寻常人家,杨綝就是咱们的老管家。即便老得已经不能动了,有他在,家里的其他奴仆婢女,就不会乱来。朕这身体,不知道还能支持你多久。杨綝是个老狐狸不假,可万一将来有人试图对你和重茂不利,他至少能提前给你提个醒。”

“嗯,臣妾知道了。圣上放心,臣妾会叮嘱裹儿,像孝敬自家长辈一样,去问候他。”韦无双红着眼睛,低声答应,心中却对李显最后一句话,很是不以为然。

当年张谏之等人逼宫,杨綝未必不知情,然而,他却没有向武则天发出任何警训。神龙三年,太子谋逆,杨綝也未必毫无察觉,然而,当夜杨綝却躲在家里呼呼大睡。既然前两次老狐狸都选择了置身事外,将来再遇到有人试图谋逆,老狐狸怎么可能就改了性子,主动替自己和李重茂遮风挡雨?

“你做事比朕有主见,这是你的长处!”做夫妻这么多年,李显对韦无双的性子再了解不过。想了想,继续不放心地叮嘱,“但为政者,却不能一味地杀伐果断。有时候,做事稍微犹豫一些,反而能看得更清楚。”

“嗯,臣妾知道,亏得圣上一直在旁边指点,否则,臣妾有时候还真的容易把事情做冲动了。”韦无双强笑着点头,却不希望李显继续在同一件事情上,指手画脚个没完。灵机一动,干脆直接将话题岔向别处,“就像前一阵子,安西那边的布置,如果不是圣上拿捏得稳,臣妾差点儿就把事情弄砸了。”

“安西那边如何了,郭元振肯奉诏回来么?”李显的注意力,果然被成功吸引开,顺着韦无双的话头追问。

“他不回来,也没理由了。张潜带领三百死士潜入叶支,把娑葛给宰了。支持郭元振的人脸皮再厚,也不能说什么“剿抚并用”,才是彻底安定西域之道了。”韦后立刻眉飞色舞,笑着回应,仿佛当晚的奇袭战,出自她的运筹帷幄一般。“如果他胆敢不奉诏,谋反之心就昭然若揭。牛师奖和周以悌两个,就可以……”

“娑葛被斩了!张潜干的?什么时候的事情?张潜过后可曾脱险?将士们伤亡如何?”李显反应,比没生病之前慢了可是不止一点半点儿。韦无双都开始说起郭元振当下的尴尬处境了,他却才因为娑葛被斩,又惊又喜。

刹那间忘记了自己的身体情况,他双手按住龙椅,本能地想站起来,载歌载舞。然而,接连努力了好几次,他的两腿却使不出丝毫力气,身体反而差一点儿从龙椅上直接摔落于地。

“圣上小心!”高延福手疾眼快,赶紧冲上前,迅速弯腰,将自己的脊背,挡在了李显胸前。

李显的手,用力推在了高延福身上,将后者推了个趔趄,同时他自己也跌回了龙椅里。丝毫感觉不到沮丧,他喘息着高声吩咐,“捷报呢?安西军那边,可曾有捷报送来?高延福,你为何不早点儿拿给朕看?”

高延福不敢回应,低着头缓缓后退。韦无双却笑着扶住了李显的肩部,柔声解释:“圣上,冬天气候多变,沿途风雪交加,捷报昨天夜里才送到了皇宫。臣妾怕圣上听了之后,又高兴过了头,所以才决定找机会亲口告诉您。圣上,圣上,您怎么了?您听见臣妾说什么了吗?高延福,赶紧……”

忽然发现李显状态好像又开始不对劲儿,她紧张得大声尖叫。李显却笑着举起了右手,在她眼前轻轻摆动,“没事,朕听到了。你做得对,朕的确不该再大喜大悲。把捷报给朕拿过来吧,朕想亲眼看一遍,才会,才会更安心!”

说着话,他用自己有些浮肿的手,再度轻轻拍打妻子的手背。示意对方放心,自己已经做好了准备,绝不会像上次那样,听到碎叶城被光复,就高兴得心神失守,口吐鲜血。

韦无双拗他不过,只好顺着他的意思,命人将捷报拿了过来。却不是昨夜才到,而是已经到了好几天。

李显心情大好,也不计较这些细枝末节。打开捷报,一字字仔细阅读。反复读了三四遍,才心满意足闭上了眼睛,缓缓调整呼吸。

韦无双不敢打扰他,忐忑不安地将目光看向高延福,希望后者能确保李显的状况别再出现题。高延福则犹豫着轻轻点头,随即小心翼翼地上前数步,轻轻用手指按摩李显后背和肩膀等处要穴。

“呼——”足足用了一刻钟时间,李显终于让自己的心情彻底平静了下来。长长吐了口气,随即,他缓缓睁开了眼睛,“你说得对,这下,郭元振彻底没理由留在西域了。给他个显赫且清闲的职位,让他回来荣养吧。这些年,他做事辛苦,朝廷理应给予他一些补偿。”

“臣妾跟几位辅政重臣商议,让他回来做礼部尚书,加同中书门下三品衔。”韦后对此毫无异议,笑着低声回应。

“让他做秘书正监,礼部尚书位置,给韦嗣立。”李显皱了皱眉,果断提出纠正。“娑葛一死,西域震动,接下来,肯定有许多首鼠两端的土酋,来长安向朕摇尾乞怜。以郭元振的性子,肯定又是怀柔为主,甚至让那些酋长们得到比造反成功还要多的好处,那样的话,会让将士们非常失望!”

“圣上英明,臣妾也觉得郭元振去做秘书正监更好!”韦后笑了笑,顺着李显的意思说道,“秘书正监,位置足够高,却没有多少事情要做。刚好让他好好休养些日子!不过韦嗣立去做礼部尚书……”

“韦嗣立虽然性子耿直了一些,却对朕忠心耿耿。”李显想都不想,笑着打断,“无双,他对朕忠心,就会对你忠心。至于性子,太宗陛下之所以能开创贞观之治,魏徵于其中居功至伟。”

“臣妾知道了,就按圣上说的安排!”礼部尚书位置高,权力却没多大,韦无双不想在这个问题上,跟李显争论,更不想让李显在大喜之后,情绪出现剧烈变化,将身体情况变得更糟。

“嗯!”李显满意地点了点头,闭着眼睛假寐。片刻之后,又睁开了眼睛,低声吩咐,“郭鸿留在疏勒,就任金山道总管,去掉大字。郭元振掌军多年,金山道上下多是他的故旧。留下郭鸿坐镇,免得有人趁机生事。”

“圣上英明,臣妾也是这么安排的。”韦无双笑了笑,有些自得地轻轻点头。

“将金山道,改为二等军府。总管为正四品。加郭鸿从三品下云麾将军衔,封开国县男,郭元振封开国县伯!”李显想了想,继续低声指点。“免得他们父子两个抱怨,朕不念旧时之功。”

“臣妾明白!”韦无双在心里,将李显的指点与自己原本的安排比较了一下,发现差别不大,再度温柔地点头。

“周以悌你打算如何处置?!”李显人逢喜事精神爽,紧跟着又过问起了其他善后安排。

“臣妾准备,让周以悌出任安西道副总管,辅佐牛师奖……”韦无双犹豫了一下,回答声里,带着明显的不自信。

果然不出她的预料,李显立刻否决她的主张,“周以悌春天时丧城失地,罪不容恕。虽然后来收复了于阗,并且全力救援龟兹,但功过却无法相抵。你明天下令,撤销所有职务,勒令他回长安听候处置。”

“圣上,周以悌一直对圣上和臣妾忠心耿耿!”韦无双眉头紧皱,红着脸争辩,“他春天时兵败,也并非作战不利,而是没想到突厥人忽然会杀过来。”

“他既然身为主将,连敌军到底有多少都判断不清楚,如何还能继续带兵?”李显看了妻子一眼,用力摇头,“无双,这件事,你不要跟我争。安西那边,宁可用郭元振这种老好人,都不能用周以悌这种莽夫。至于的他的忠心,朕知道。你把他放在长安冷上几天,免得有人再拿他战败的事情兴风作浪。等风波差不多过去了,再提拔他到万骑营中做将军。他的能力,把守国门差一些。他的忠心,却刚好可以替朕把守宫门。”(注:万骑营,即御林军。)

“这……”韦无双心中觉得好生不舒服,然而,却明白丈夫的安排,比自己的安排更为合理,犹豫再三,无可奈何地点头,“就依圣上,臣妾明天早朝,就将圣上的口谕传达给中书省,让他们尽快落实。”

“你再选一个有本事的将领,去接替周以悌,做于阗道总管,受牛师奖管辖。”李显知道,妻子韦无双喜欢用“自己人”,想了想,果断把机会留了出来。

韦无双脸上立刻露出了喜悦的神色,然而,心中却仍旧觉得不是很舒服。犹豫再三,才强笑着回应,“谢圣上,臣妾这里,刚好有个人选。左金吾卫折冲都尉韦播,勇力过人,又是臣妾的姻亲。刚好可以调任于阗道,替圣上驻守国门。”

“你自己做主,于阗靠近吐蕃,如果有事,让他尽快向牛师奖求救,切莫逞强。”李显笑了笑,轻轻点头。

接连处理了好几件事情,他脸上明显出现了困乏之色,却强打精神,继续询问:“张潜呢,你准备对他如何安排?他这次接连立下奇功,按理说,封上将军都够了。而他的年纪实在太小,资历又实在又太低了些。”(注:上将军,十六卫上将军,从二品,通常不再领兵作战。)

“臣妾准备将他召回来,继续主持修历。至于封赏,左右仆射和几位同平章门下事,都以为,短时间内,不宜再升他的官,以晋爵为主。可晋升开国伯,荫一子。如果他将来成亲,妻子封郡夫人!”韦无双心中早有答案,笑呵呵地做出回应。

“为什么不把他留在西域,威慑各部酋长?”李显却立刻又提出了异议,皱着眉头追问,“郭元振的功劳,连他的零头都没有,却可以升为同平章门下三品。他力挽狂澜,却只是晋爵一级,将士们闻听,岂不寒心?”

“圣上,臣妾与左右仆射议论过此事。他们一致认为,张潜的官职,不宜升得太快,以免将来升无可升。”韦无双满脸通红,低声强调,“至于晋爵,如果圣上觉得亏待了他,可以晋升为开国侯,然后厚赐其实封。”

“你说得也没错,他的确升官太快了。这都怪朕,去年本以为,他不会这么快就又立新功。以前,也的确没人立功立得像他这般频繁!”李显想了想,轻轻点头。随即,继续低声询问,“不过,为何要调他回来?当初不是你力主他去西域历练的么?对了,当初你为何要让他去西域?朕怎么想不起来了?”

“这……”韦无双面红过耳,手指也在身边轻轻开合。半晌之后,确定李显不是明知故问,才硬着头皮解释,“当初,当初是臣妾误信谣言,以为他跟太平暗通款曲。所以想打发他离开京城,去外边为陛下尽心做事。”

“噢,是这样,朕想起来了,朕想起来了。”李显楞了楞,然后再度以手轻轻击额,“但是后来呢,他跟太平之间的关系,你梳理清楚了么?朕一直以为,以他的性子,不可能甘心受太平掌控。”

“臣妾查清楚了,太平借着崔湜之手,送了他一套崇仁坊的宅院。但是,他从没进去住过一天。连管家,丫鬟,仆人,都没换过,只是定期送些钱,让那些人自生自灭。”韦无双不想撒谎,红着脸回应。随即,却又梗着有些发福的粉颈,快速补充,“但是,臣妾调他回长安,却不是为了他可能跟太平暗通款曲。而是另外一件事,让臣妾不放心他继续在外领兵?”

“何事?”李显天性多疑,立刻满脸警惕地追问。

“军中一直谣传,他在与娑葛作战之时,使用了一种名为掌心雷的神器。此物抛出之后,随即,平地生雷,人马在其附近者,皆会被炸得粉身碎骨!”为了证明自己的决断正确,韦无双也不隐瞒,干脆将自己的顾虑和盘托出,“百骑司派往西域的百骑,也送回了消息,证实他的确使用了一种可以平地生雷的秘法。然而,他自己送往京师的捷报中,对“掌心雷”却只字不提。甚至连作战的经过,都写得极为含糊。”

“竟有此事?朕没想到,张用昭这么快就学坏了!”李显眉头紧皱,手指在桌案上反复敲打,发出一连串令人烦躁的声响。“笃,笃笃笃,笃笃……”

‘张潜学坏了,以前他虽然对自己有所隐瞒,却会把一切摆在明处,敞开了给自己看。而现在,他却将“掌心雷藏了起了来,唯恐朝廷强抢了的保命根本。’

然而,张潜是什么时候学坏的,李显却不知道。为何会学坏,更是满肚子疑问。在他记忆中,张潜是个难得的淳朴人,凑头到脚几乎透明,让人一眼就能看出他想什么,在乎什么。在他记忆中,张潜对自己这个皇帝,也是极为尊敬,根本不会像别人那样虚情假意。也很少做那种待价而沽的事情。

但是现在,张潜却把“掌心雷”藏了起来,并且算准了,朝廷即便知道他拥有此神器或者神技,为了避免引发混乱,也不敢强迫他将此物上交。

“他对裹儿,对臣妾,都无多少尊重之心。仿佛皇家无论如何厚待他,都是理所当然。甚至恨不得跟裹儿平起平坐。”熟悉丈夫的脾气秉性,韦后想了想,继续低声数落,“他之所以敢跟太平冲突,也是因为心中缺乏对皇家的尊重,而不是真的宁折不弯。臣妾还听说他,喝了酒之后,跟临淄王称兄道弟!”

“呼——”李显双手抚额,低声叹气。

他想明白,张潜为何会变“坏”了。不怪张潜,而是自己和自己身边的人,逼着他一点点学会了藏私,学会了留下自保的本钱。他立下那么多功劳,朝廷却从没让他掌握过任何实权。他已经做了四品少监,性命却仍旧没有任何保障。太平、安乐暗中指使人截杀他,朝廷过后却未给他讨还任何公道,甚至连明着出手的白马宗,都没有深究。

“太平想要谋夺他产业的时候,他手里却凭空变出了许多钱财,怎么花都花不完。臣妾当时还很奇怪,他莫非会点石成金?后来才知道,原来是临淄王,派人偷偷给他送去了真金白银!”韦后咬牙切齿,越说,对张潜越是不满,“臣妾此番力主调他回长安,是为了就近派人看着他。如果按照萧至忠的意思,让他坐镇碎叶,臣妾怕他将来羽翼渐丰,就又是另外一个郭元振!甚至辜负圣上的恩德,做第二个娑葛!”

本以为,自己说了这么多,丈夫肯定会理解自己的难处,并且给予自己最强烈的支持。谁料,李显听了之后,先是闭着眼睛长时间沉吟不语。直到所有人都以为他睡着了的时候,才忽然将眼睛睁开,沉声说道:“不妥,无双,掌心雷是秘法也罢,是神兵也罢,都是他自己的东西,大唐从没规定过,臣子的东西,全都属于皇家。而此物,如果真的存在,无双,放在西域去对付异族人,永远比放在长安为好。”

没想到,李显苦思冥想,居然依旧做出了于自己截然相反的决定,韦无双又急又气,连连跺脚。正欲开口争辩几句,李显却抢先补充,“你别生气,听朕先把话说完。朕刚才反复琢磨他出仕以来的一言一行,都看不出他又丝毫的不臣之心。因为他手里有一件保命之物,就怀疑他的忠心,甚至有功不赏,绝非为君之道。”

“他品行不端,还勾引金城公主身边的陪嫁女官,破坏大唐与吐蕃的联姻。臣妾只是顾忌朝廷的脸面,才没有声张。如果此时被吐蕃那边知晓,恐怕两国立刻就得兵戎相见!”韦无双忍无可忍,皱着眉头厉声指控!

“他勾引金城公主的陪嫁?竟有此事?哪个女官?有朕的裹儿好看么?怪不得他说心有所属!原来根子在这!”李显楞了楞,却没有生气,脸上的表情好生古怪。

“是杨綝的孙女,名为青荇,已经被吐蕃聘为朱蒙!生得比寻常男子都高,长相连裹儿三分都不如!”韦无双满脸厌恶,声音不受控制地变得尖利且嘶哑。

“怪不得,怪不得!”李显依旧不怎么生气,只是恍然大悟般点头,“怪不得杨綝在关键时刻,总是向上推他一把。怪不得他血气方刚,身边却只有一个婢女。怪不得他做事不辞辛劳,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也要去联络周以悌和郭元振,援救龟兹!怪不得他明明稳操胜券,却还要冒险去取娑葛的人头,原来全是为了这!”

“怪不得什么?圣上,你说他到底为了什么?!”韦无双听得满头雾水,眉毛紧蹙,沉声追问。

“无双,你处置得对,此事,不得传扬!”李显没有直接回答她的话,而是猛地拍了下桌案,断然作出决定,“你立刻着手准备物色新的人选,换下杨綝的孙女。张潜与国有大功,朕就让他得偿所愿!但是,不是现在。”

“圣上,和亲之事岂能如此儿戏?吐蕃那边若是知道,肯定会心生怨恨,甚至可能起兵犯境!”实在跟不上李显的思路,韦无双急得连连跺脚。

“那就让他放马过来!”李显撇了撇嘴,用手轻拍桌案,“和亲之事,本来也不是朕的意思。朕当时刚刚摆脱了五王,但朝政却又被武三思把持,根本无法自己做主。朕现在肯履行承诺,已经是给了吐蕃那个老女人颜面。如果她胆敢为此事挑起战端,朕也不吝跟吐蕃人老账新账一并清算!”

“这……”很少见到自家丈夫如此霸气的模样,韦无双一时无法适应,瞪圆了眼睛呆呆发愣。

“吐蕃不是过是另外一个突厥,张仁愿已经打得墨啜不敢应战了。朕就不信,吐蕃还有胆子跟朕继续张牙舞爪。”李显越说越有信心,再度用手轻拍书案,“换掉,找个由头,把杨家孙女换下来。这件事,无双,你亲自去做,朕不出面。将来,找个恰当机会,你亲自去撮合他们的婚事。无双,张用昭是个懂得感恩的人,你成全了他,今后,麾下就能添一个文武双全的臂膀,比花力气拉拢一堆庸才,强出百倍!”

这番话,说得实在太急,情绪又过于亢奋。结果,他的脸色又开始发紫,一双眼睛,也亮得好生怕人。

韦无双知道李显的身体情况,不敢再跟他争论。想了想,勉为其难地点头,“圣上,你歇歇,臣妾都记下了,臣妾马上着手安排。”

“不急,慢慢来,也做得不要太着痕迹。为政者,最重要的是用人。无双,朕,朕把他留给你。忘记他跟裹儿之间的不快。你是裹儿的娘亲,维护女儿没错。但是,你也是朕的皇后,将来还要替朕辅佐太子,治理这如画江山!”李显也知道自己激动过了头,闭上眼睛,尽量放缓呼吸。

“嗯!”能感觉到丈夫话语里的拳拳之意,韦无双心中发酸,用力点头。

“西域那边,还得再变动一下,趁着朕还有力气帮你。”当感觉自己的心情平缓下来之后,李显又将眼睛睁开,喘息着吩咐:“重开安西都护府,为一等都护府。下设碎叶、疏勒、龟兹、于阗四镇。改金山道为疏勒镇,改郭鸿为镇守使。以牛师奖为安西都护府二品大都护,直辖龟兹。张潜为安西都护府行军长史,兼碎叶镇守使,晋开国县伯。郭鸿为疏勒镇守使,韦播为于阗镇守使,他们三个,皆受安西都护府节制。无双,下次朝议,朕与你一起,落实此事,以免有人故意擎肘。”

“这……”韦无双措手不及,却无法阻止。楞了楞,低声答应,“臣妾遵旨。”紧跟着,一股莫名的烦躁又从她心底涌起,如潮汐水般,刹那涌遍了她的全身。

她的任何决断,李显都能轻易推翻,无论她之前做了多少功课,花费了多少心思!她的一切权力,都是李显给的。李显什么时候想要拿走,就能拿走!

此时此刻,她终究是皇后,不是女皇!

第三卷关山飞度卷终

喜欢盛唐日月请大家收藏:(www.ishusexs.com)盛唐日月爱书屋更新速度最快。

盛唐日月最新章节 - 盛唐日月全文阅读 - 盛唐日月txt下载 - 青州六从事的全部小说 - 盛唐日月 爱书屋

猜你喜欢: 带着系统来大唐重生于康熙末年重生三国之我乃曹昂抗战之红色军神抗日之横扫天下极品驸马带着仓库到大明贞观帝师我是秦二世大官人钢铁皇朝大国崛起之铁血枭雄唐砖帝国海权绍宋特种兵之种子融合系统大唐:完蛋了,开局抢了李二的皇位大唐扫把星我要做皇帝明末强国梦名门回到三国的无敌特种兵重生世子爷迷失在一六二九混在三国当军阀抗日之铁血兵王
完本推荐: 随身空间:农家小福女全文阅读偏执男主白月光我不当了全文阅读子夜鸮全文阅读娥媚全文阅读厂公全文阅读国王游戏[快穿]全文阅读他那么撩全文阅读神霄煞仙全文阅读抗日之铁血兵王全文阅读吞噬魂帝全文阅读全能女神[娱乐圈]全文阅读重生鹿鼎之神龙教主全文阅读仙逆全文阅读位面之时空之匙全文阅读最强特种兵之龙刺全文阅读青春制暖全文阅读重生之财源滚滚全文阅读都市超级召唤师全文阅读侯门继妻全文阅读全世界都想和谐我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超级丧尸工厂从西游开始练习反套路重生世子爷重生女配洗白日常异世独宠:神医娘亲萌宝贝星际之星海无尽重生年代文孤女有空间我可以兑换功德模板[娱乐圈]眼泪鬼神唐残空间田园医妃朕只想寿终正寝红楼之贵妃是个小花精我女儿实在太厉害了都市至尊王者网游之全民领主超神学院之异能者探虚陵现代篇小师妹她又凶又靓娱乐超级奶爸重生之小侍妾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快穿之末世踏黎明我每天随机一个新系统我是一把魔剑平平无奇大师兄超维术士我被五个反派爸爸争着宠一刀倾情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

盛唐日月最新章节手机版 - 盛唐日月全文阅读手机版 - 盛唐日月txt下载手机版 - 青州六从事的全部小说 - 盛唐日月 爱书屋移动版 - 爱书屋手机站